成昆線上行車32年的列車長:大涼山慢火車 漫出幸福味道

2019-07-12 10:08  來源:華西都市報  責任編輯:李潔

7月7日下午3點,涼山州喜德縣火車站,一列綠皮火車鳴笛緩緩駛入,站臺上頓時熱鬧起來。有人將大包小包的貨物往車下搬,也有人將山羊雞鴨往車上趕。短短2分鐘停靠,乘客下上車完畢,火車繼續向前。

 

這趟火車,是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/5634次列車,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后兩列慢車之一。普雄到攀枝花全程353公里,慢火車在大山中爬行,前后要停靠26個站,運行時間9至10小時;票價最高25.5元,最低2元。

 

7月8日,乘客排隊上下車。

7月8日,乘客排隊上下車。

 

慢火車行經的路線,包括越西、喜德、冕寧等地,這是大涼山腹地,也是脫貧攻堅的地區。慢火車開行以來,不僅成為沿線居民出行最為便捷的“公交車”,也成了方便大涼山孩子上學的“校車”。從2017年開始,慢火車被媒體多次報道后廣為人知,成為一列“網紅車”,也有了“扶貧列車”“幸福小慢車”的稱號。

 

在這列慢火車上,有不少跟車超過20年甚至30年的工作人員。其中,列車長王槐雄已在這條線上行車32年;而彝族列車長阿西阿呷,曾經乘坐這趟慢車去上學,如今已在車上工作23年。在他們一次次穿越大涼山腹地的過程中,彝鄉也迎來了一天天的時代變遷。

 

列車長王槐雄抱著一個小乘客。

列車長王槐雄抱著一個小乘客。

 

現場

 

往返家和學校的校車 每周搭乘600多名學生

 

7月7日早上8點37分,5634次列車從攀枝花始發,中午時分到達西昌站后,車上乘客漸漸多了起來。王槐雄從車頭走到車尾例行巡查,囑咐列車員要加強巡視,“再往前面幾個站,乘客就更多了,還有很多學生,一定要確保安全有序。”喜德站,是上下乘客較多的一個站。列車停靠,14歲的阿西阿幾和同學們擠在大人們的大小背包中上了車。當天,是喜德縣中學考完試放假的日子,幾個女孩子開始興高采烈地討論著假期規劃。阿西阿幾在喜德中學讀初一,她要在前方尼波站下車,車程2個小時,票價2元。從小學一年級開始,她就坐慢火車去上學,7年來,除了寒暑假,她每周在學校和家之間往返一次。阿西阿幾是典型的彝族女孩,皮膚偏黑,五官輪廓分明,喜歡笑。她的家中比較貧寒,但為了更好的教學質量,從小學開始,父母想方設法送她到縣城讀書,剛開始坐慢火車上學,父母還要接送。她還有一個哥哥在讀書,兄妹倆都有一個夢想:走出大山。“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。”她說,村里的同齡人都在讀書,“我可不想出去打工,或者早早嫁人。”“作業多,還要幫著家里干活。”和同學們討論完假期規劃,阿西阿幾撇了撇嘴:家里的花椒快要熟了,地里的核桃七八月份就該打了,“暑假里,事情多著呢。”“慢火車就是學生們的校車。”王槐雄說,據不完全統計,每個周末,有600多名學生乘坐這趟火車在家和學校之間往返,他們大多是從普雄、爾賽河、尼波、樂武、沙馬拉達、新涼等站上車,到喜德、西昌上學。

 

7月8日,一名乘客牽著羊上了車。

7月8日,一名乘客牽著羊上了車。

 

價格便宜的扶貧車 車廂經常變成“動物園”

 

時下,大涼山正是雨季,透過車窗,近處綠意盎然,遠山云霧縹緲。車過喜德,停靠在一個小站,不少乘客背著大背篼,滿載著雞、鴨、鵝等家禽上車,還有一名村民費勁地將一只羊拉上了車。“趕緊趕緊,車要開了!”在火車開動前,伍呷將10只小豬抱上了車,累得滿頭大汗。王槐雄協助乘客,把這些動物們送往最后一節車廂。這里,是專門為方便沿線村民運送貨物和家禽家畜的貨運車廂,沒有座椅,只是在兩旁安裝了長凳,比較空曠。此時,車廂里已經有不少家畜,伍呷的10只小豬顯得不耐煩,在塑料袋里不停哼哼,想要逃出來。“這段時間,車上的動物比較少。”王槐雄說,在秋冬季,特別是彝族年前后,這一節車廂要被家禽家畜裝滿。小的有雞鴨鵝,大的有羊和豬,一群至少10多只,更大的還有牛,上車后就哞哞叫,整個車廂就成了動物園。王槐雄回憶,自開行時起,這趟慢車就是沿線村民的“公交車”,不少村民要趕著自家喂養的家禽家畜,背著自家出產的花椒、核桃等農產品,到冕寧、西昌等地販賣。返回時,買些日用品、種子、小雞小鴨等,還有不少人從縣城進貨回到鄉鎮、村上出售,賺些差價。相比公路交通,鐵路出行要便宜不少。比如,伍呷的10只小豬,如果找車運回普雄,至少要花300元以上,而乘坐慢火車,只需要8.5元。慢火車向南,經喜德、冕寧,向北,過越西、甘洛,這幾個縣,都是涼山州的深度貧困縣。按照計劃,甘洛縣將在今年脫貧摘帽,其余縣將在2020年摘帽。王槐雄1987年開始在成昆線上工作,32年來,已經記不清跑了多少個往返。慢火車迎來送往,基本都是沿途村民,一節節車廂,記錄著當年的故事,也見證了彝區的生活變化。

 

5634次列車上看書的學生。

5634次列車上看書的學生。

 

記憶

 

曾經乘客舉止不文明 孩子不上學坐車的人少

 

“最初,這趟車是從成都開,一直到攀枝花的格里坪。”王槐雄回憶,到后來,才分成兩段開,5633/5634次從攀枝花到普雄,5620/ 5619次從普雄到燕崗。王槐雄還記得,上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,沿途村民生活條件還比較差,最直觀的感受,就是衣服比較破舊,很多人身上還打著補丁。“那個時候,坐車的人不像現在這么多,出去打工的人也少。”王槐雄回憶,當時乘客上車,不少人的行為和衛生習慣也不好,身上一股味,垃圾隨手扔。從火車上能看到的,除了老鄉們的日常生活,還有車窗外遠近高低的居民房屋。王槐雄說,那時候,沿線彝鄉山區大部分是土坯房,還有不少是瓦板房。除此之外,那時山區的孩子上學的也很少。王槐雄分析,一方面,是家庭經濟困難,另一方面,是當時家長的思想觀念受限,不少家長不肯讓孩子去讀書,而是將孩子留在家里放牛放羊。

 

改變

 

彝族列車長阿西阿呷,也在5633/5634次列車上工作,入職已有23年。今年,她獲得了四川省五一勞動獎章。

 

廣播有了彝漢雙語 趕車的乘客吃穿更講究

 

阿西阿呷是一名“鐵二代”,父親在成昆線上的小站白石巖車站工作。“我曾經也是坐著慢火車去上學的。”對于慢火車,阿西阿呷有著非常深的感情,上世紀80年代,她讀小學時,就從白石巖坐車到越西上學。當時怎么也不會想到,工作后,又回到慢火車上。

 

阿西阿呷記得,剛工作時,這趟慢火車還是大棚車,“就是沒有座椅,對拉門那種。”如今,車上設施跟上了,每趟車上都配備了彝族列車員,車上的廣播、提示語,都是彝漢雙語。

 

“那些年,大家穿得不好,吃也吃得差。”阿西阿呷說,近年來,在車上能感覺到的明顯變化之一,就是老鄉們生活更富裕了,穿著更加講究了,“遇到喜事節慶,大家都是盛裝出行,民族服飾一穿,漂亮得很。”

 

“以前老鄉們出門趕火車,身上都帶著蕎粑粑,現在車上見不到這些食物了。”阿西阿呷說,大家的素質也有了明顯提高,不再亂扔東西,不文明行為很少了。

 

沿途建起彝家新村 讀書娃一年比一年多

 

近年來,隨著脫貧攻堅的不斷推進,大涼山鐵路沿線新建了不少彝家新村,村民們搬入了新居,產業幫扶也進一步提高了收入。

 

“現在的彝族老鄉,勤奮得很!”阿西阿呷舉例:坐著慢火車賣菜的布爾,這些年每天從冕寧批發蔬菜,運到普雄賣,靠著最初200元的本錢,如今已經脫貧,不僅修起了新房,還給兒子買了車跑運輸。

 

“這些年,我看到更多的人走出去了。”阿西阿呷認為,家鄉物質生活上的提升,只是一種看得見的變化,真正幫助大家脫貧致富的,是思想觀念的轉變。現在,不少年輕人出去找工作掙錢,不再好吃懶做,過上了更好的生活。

 

“我上小學時,班上5個女生,讀著讀著,就只有2個了。”阿西阿呷說,那個時候,大家認為讀書沒用,很多孩子輟學漫山遍野跑,“現在,每家每戶的娃娃都在讀書,坐慢火車去縣城讀書的彝族娃娃,一年比一年多。

 

高鐵時代的中國

 

還有81列火車在脫貧攻堅路上慢慢行

 

如今,我國已進入高鐵時代,千里之遙一日往返。但在四川、云南、貴州、湖南、陜西等地的偏遠、貧困地區,像大涼山中5633/5634次列車這樣的慢火車,依然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交通工具。

 

來自中國鐵路總公司的數據顯示,目前,我國還有81列公益扶貧慢火車在運行,開行21個省市,覆蓋35個少數民族地區,集中分布在西南、西北、東北等地的貧困和偏遠地區,途經530個車站,日均發送6.2萬人。

 

這些慢火車,大多是從上世紀60至70年代開始開行,至今依然肩負著脫貧攻堅的歷史使命,在高速前進的中國,連接著鄉村與城市,承載著希望與夢想,車輪滾滾向前。

 

華西都市報、封面新聞記者梳理了部分慢火車車次。慢火車為普通旅客列車,也包括部分通勤列車,車次編號一般為4個數字,根據各鐵路局范圍進行區分,常見的車次編號從4×××到8×××,如吉林省通化往返集安的4347次列車、,四川省攀枝花往返普雄的5633次列車等。

 

四川

 

5633/5634次:從攀枝花往返普雄,穿越大涼山腹地,運行時間9至10小時,票價最高25.5元、最低2元。

5620/5619次:從普雄往返燕崗,全程26個站,運行時間6至7小時,票價最高18.5元。

5611/5612次:從內江往返重慶,全程31個站,運行時間7個半小時,票價最高21.5元。

6063/6064次:從四川廣元往返陜西寶雞,至今已有60年,穿越秦嶺,沿途13個站,最高票價21.5元。

6065/6066次:從達州往返陜西安康,停靠10個車站,全程4至5小時,最高票價17.5元。

 

重慶

 

5629/5630次:運行在川黔線上,從重慶往返遵義,運行時間10小時50分鐘,沿途23個車站,最高票價23.5元。

 

云南

 

6162/6161次:從昆明往返四川攀枝花,全程22個站,運行時間7個多小時,最高票價39.5元。

7451/7452次:從昆明往返紅果,全程10到11個小時,最高票價41.5元。

 

貴州

 

5639/5640次:從玉屏往返貴陽,全程16個停車站,運行時間7個多小時,最高票價44.5元。

 

陜西

 

8361/8362次:從漢中往返陽平關,穿過秦巴集中連片特困地區,車程2小時47分,停靠3個站,最高票價7.5元。

 

湖南

 

7272/7271次:在懷化與重慶梅江之間往返,經停13個車站,運行時間3小時50分。

7269/7270次:從懷化往返塘豹,運行時間近5小時,最高票價11.5元,最低票價1元。

7266/7265次:往返懷化至澧縣,歷時9個半小時,其中7265次列車只從張家界開往懷化。

7274/7273次:從懷化往返益陽,全程9個多小時,最高票價26.5元。

 

河南

 

6905/6907次:從河南新鄉往返山西長治北,全程共有19個停靠站,運行5個半小時,最高票價27.5元。

 

山西

 

6437/6438次:從北京西往返山西大澗,沿途30個站點,穿越燕山、太行山、五臺山,運行時間7小時10分鐘,全程票價16.5元。 (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 徐湘東 肖洋)

 

黑龙江p62计划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诀窍 捕鱼大富翁注册 六码复式三中三特准 保利地产股票分析报告 地下城与勇士疯狂马戏团 pk10计划软件免费版app 斗三公下载 四川时时彩首页 丈夫加班赚钱 妻子沒一句好话 冠亚大小 视频彩票技巧规律 qq分分彩群 六肖六码中特图 资料 排列三怎么最容易中奖 2017电子游戏网址 天天pk10免费计划软件安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