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靠補、靠要”的空殼村活了——黑龍江這些鄉村“卸包袱”謀振興

2019-07-22 16:41  來源:新華網  責任編輯:權裕珊

新華社哈爾濱7月20日電 題:“靠補、靠要”的空殼村活了——黑龍江這些鄉村“卸包袱”謀振興


新華社記者強勇


村級運轉靠補、基礎設施靠要,這樣的空殼村是鄉村振興的“必解題”。全國首批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、黑龍江省方正縣探索空殼村“卸包袱”工程,對矛盾多發區采取“清化收”措施,加快空殼村“輕裝”發展。

 

清:一些“老大難”問題有人管了


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先要理清“家底兒”。2017年6月推進“卸包袱”之前,方正縣67個行政村有穩定經營收入的不足一半,負債村超1/3,成了鄉村振興的攔路虎。

 

“農村集體資金、資產、資源‘三資’管理不規范,是普遍存在的問題。”方正縣農村合作經濟經營管理總站站長王忠說,一些新老矛盾并存,有的村子存在不愿管、不敢管現象,使守法守規的老實人吃虧。

 

由于歷史原因,建國村不少土地資源、資產被低價發包或無償占用。村民房治國10多年前與村里簽了一份承包合同,150畝地50年費用僅1000元,村里人意見很大,問題多年來一直沒解決。

 

建國村會計趙成介紹,這塊地未經過公開競價發包,程序不合法。去年村干部多次上門做房治國的工作,并考慮他這些年的投入,最后雙方商定承包價格為每年10000元。“干部來了談道理,也談感情,俺對這個結果服氣。”房治國說。

 

“卸包袱”的第一環節是“清”,即清理違約、無效合同。記者調查發現,在依法依規基礎上,方正縣充分發揮村干部和黨員帶頭作用,做好政策宣講員、矛盾化解員。全縣認定違約、無效等合同1000余件,其中90%多的問題通過講政策、擺道理穩妥解決。

 

王忠說,清查后的相關資源、資產重新發包,村集體增收380多萬元,平均每村增收5.6萬余元。

 

化:被討債圍堵的村支書不躲了


往年村級轉移支付到賬,天門村黨支部書記鮑世軍都要躲一陣子。“除了5萬元轉移支付,村里沒啥收入,債主都集中到那時候來。”他說。

 

天門村的情況并非個例。鄉欠村、村欠民、民欠村等債務交織,村干部疲于應對,既影響發展,又損害村黨支部威信。還有一些鄉鎮政府和部門往來費用,經常算到村里,有的征地款等拖欠不給村里,基層一度苦不堪言。

 

方正縣化解債務主要有“三招”。一是把清欠列為全縣重點工作,從上而下推動,著重清理政府部門掛到村級的債務。二是按自愿原則,以頂賬、抵賬等方式,對村欠民、民欠村債務進行轉化。三是對呆死賬上報核銷、對閑置資產拍賣或盤活,用所得收益還債。

 

“上級掛到村里的錢,有的長年累月,數目不小。”一些村干部告訴記者,這筆錢他們“很難要回來”。現在清欠工作由上向下推,效果很明顯。

 

紅星村安裝路燈向種糧大戶劉福財借了5000元,20多年一直還不上。推行“卸包袱”工程后,紅星村增加了收入,還把土地確權中對劉福財新增土地的收費與部分欠債抵賬,償還本金、利息1萬元,多年的矛盾得到解決。

 

截至目前,方正縣化解債務3000多萬元,許多村集體賬面“由負轉正”。天門村通過清欠、盤活資產等舉措,一舉償還外債13萬多元,甩掉了空殼村帽子。

 

收:鄉村振興的底氣更足了


“卸包袱”過程中,方正縣圍繞農村最重要的土地資源發力,土地確權新增地源25萬畝、地源收費2000多萬元。并且試水農村土地經營權抵押等改革,盤活資源資產。全縣負債村減至7個,95%以上的村實現有穩定經營收入,其中年收入10萬元以上的村46個。

 

曾經負債23萬元的沙河子村新增地源3262畝,多舉措下從空殼村變為有積累村。在德善村,俊豐糧食產銷合作社用農民的土地承包證向銀行貸款100萬元,解決了長期存在的資金難題。

 

一些村莊甩掉包袱后集中精力發展增收產業。鮑世軍介紹,天門村食用菌菌包廠去年收入逾10萬元。嘗到甜頭后,村里根據自身條件繼續投入,選好4000平方米地塊,發展梅花鹿養殖業。

 

村容村貌逐步改善。有的村坑洼多年的道路重新修繕,有的村路邊的垃圾開始有專人負責清理回收。去年雨季,大水沖垮紅星村的河堤,80多戶村民的莊稼被淹,村里拿出3萬元很快修好了堤壩。“這么快,在以前不敢想。”有被淹農戶說。

 

紅星村黨支部書記董志鵬說,過去村里沒錢沒積累,“難當家,難辦事,難說話”,村兩委經常“有計難施”,現在有錢給村民辦實事了,老百姓服氣,心更齊了。

黑龙江p62计划